八戒中文網 > 科幻靈異 > 靈氣逼人 > 第八百七十五章 機械之血
    琥珀跪坐在地,把楚歌的腦袋枕在她的大腿上,雙手輕輕按住楚歌的太陽穴,溫柔地摩挲。

    倘若換個女人,比如那種身高一米八,身材豐腴,面容姣好,退役的選美小姐之類,這應該是一副非常享受的畫面。

    事實上,楚歌到獅子城來的目的,有90%,就是去一處僻靜無人的所在,擺脫所有狗仔隊的干擾,找這樣一個女市民,通過一些親切友好的運動,加深彼此的了解,促進和諧的溝通,進入人生的全新階段。

    不過琥珀就算了。

    面對這樣一個身高不足一米五,不堪一握的小姑娘,哪怕明知人家是人種如此,實際年齡很可能已經成年,楚歌還是生不出什么邪念,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再說這也不是下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只能聚精會神,感受著琥珀溫暖的掌心,仿佛生出兩束細細的嫩芽,順著太陽穴鉆進了他的腦域,刺激并按摩著他的大腦皮層。

    奇妙的事情發生了!

    伴隨著琥珀的刺激,楚歌的中樞神經像是被注入了全新的力量,一道道指令有條不紊地流轉全身,將每一簇神經末梢統統喚醒。

    激素分泌,細胞分裂,血肉修復,周身千百道細小的傷口正在愈合!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是通過干擾患者的腦電波,刺激患者的大腦皮層和中樞神經,讓患者的腎上腺素加速分泌,并提升細胞活性,達到不藥而愈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楚歌暗自點頭,并不太奇怪。

    李心蓮博士說,琥珀的家族世代都是部落里的巫醫,很有些起死回生的手段,不太可能光憑裝神弄鬼就糊弄幾千年。

    原來是干擾腦電波的超能力,那就說得通了。

    人類的意識和潛意識,其實非常強大。

    曾經有催眠大師,催眠觀眾,在觀眾腦海中植入“有個煙頭正在靠近你的手臂”這樣的意念,結果,觀眾的手臂上果然出現了一道燙傷的痕跡。

    還有些意志堅定,求生欲極強的戰士,即便在戰場上身受重傷,腦漿和腸子都迸射出來,按照任何醫學教科書的理論都非死不可,但受到勝利的鼓舞,卻頑強活了下來,甚至還帶著幾十枚彈片活到了七八十歲,在垂暮之年都能戰勝癌癥,繼續活十幾二十年。

    這都是意志控制物質的例子。

    或者科學的說,是他們強大的精神力,操縱了腦電波,激活了蘊藏在細胞深處的力量,“覺醒”了。

    掌握著震驚能量的楚歌,亦是此道高手。

    不用琥珀的幫忙,他也可以操縱自己的腦電波,促進激素分泌,提升細胞活性。

    但僅僅做到這一步是不夠的。

    刺激大腦皮層來提升細胞活性,只能加速表面傷口的愈合,卻無法治療楚歌已經被攪得亂七八糟的五臟六腑,還有布滿裂紋的骨骼。

    要治愈這些嚴重的內傷、暗傷,需要更激烈的治療手段,比如動用震驚能量甚至震驚果實。

    光靠琥珀的“催眠”,肯定做不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果然,在止住楚歌周身滲透的鮮血,并且令傷口長出細小肉芽,漸漸愈合之后,琥珀停止了摩挲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仍然凝重,像是發現了楚歌的內傷。

    剛才的治療手段,就像是將一尊摔得粉碎的瓷器,重新用膠水黏合,只是表面上的“湊合”而已。

    接下去……

    琥珀的表情從凝重變成恍惚。

    眼神時而幽遠,時而空洞,像是飄到了九霄云外,甚至是另一個時空。

    楚歌還從沒見過這么……古老的眼神,無論在修仙者、覺醒者、魔法師還是怪獸眼里,都不曾見到過。

    這個眼神,令他心底剛剛清晰起來的謎團,再次變得朦朧。

    正欲出聲,琥珀已經把右手食指放到口中。

    尖銳的犬齒刺破皮膚,她將食指咬破,擠出了一滴鮮血。

    殷紅的血珠貌似和普通人的血液沒有任何兩樣,但楚歌近距離觀察,卻發現這顆血珠特別渾圓和鮮亮,就像是紅寶石雕琢出來,溫潤如玉,晶瑩剔透。

    等等,類似的血滴或者說紅珠子,他好像在哪里見到過,而且就是剛剛?

    還沒等楚歌回憶起來,血珠,已經滴入他的口中,在舌尖暈開,化作分子甚至更細微級數的小顆粒,滲入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楚歌的眼珠頓時瞪圓。

    他感覺琥珀的血珠正在他體內,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過應該沒有惡意,因為無論他自己還是吞噬獸,都沒產生警覺和敵意,反而覺得非常舒服。

    “震驚能量,聚集!”

    楚歌默默冥想,無數金色光點從四肢百骸的潛伏處涌動而出,匯聚到了琥珀血珠滲入的地方,好像手術室里的無影燈,照得纖毫畢現,無所遁形。

    楚歌發現,琥珀的血珠變成了億萬細小顆粒之后,融入到了他的血液里,正在捕捉并吞噬他的細胞。

    不,不是吞噬,而是某種……改造?

    這些源自琥珀的細小顆粒,像是一顆顆微縮千萬倍的蒺藜,周身長滿了伸縮自如的尖刺。

    一旦觸碰到楚歌的細胞,就將尖刺戳進去,將一些東西注入楚歌的細胞核心。

    很快,楚歌的細胞在輕輕顫抖之后,也改變了形態,長出了尖刺,變得和細小顆粒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這個過程,和病毒攻擊正常細胞,并滋生更多病毒的過程,貌似沒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普通的細菌和病毒,楚歌并不害怕,反正在震驚能量的金色洪流席卷之下,管你什么病毒都要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他只是有些奇怪,琥珀應該和自己無冤無仇,今天才第一次見面,實在沒有謀害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于是,他遏制住震驚能量的躍躍欲試,繼續用“內視”的方式觀察下去。

    果然,這不是病毒。

    而是某種比病毒更復雜和高級的東西。

    它之所以轉化楚歌體內的正常細胞,目的并非繁衍和擴散,只是它需要更多的幫手,去完成任務。

    它的任務就是修復楚歌的身體。

    當細小顆粒達到一定的數量之后,他們就停止了對正常細胞的轉化,隨著楚歌的血液涌動,漸漸擴散到了全身,特別是外表看不見的細小傷口。

    成千上萬的細小顆粒鉆進了楚歌的傷口,包括五臟六腑和骨骼深處的縫隙里。

    那些丫丫叉叉的尖刺全都蜷曲起來,像是鎖鏈般,一個鎖住另一個,縱橫交錯,向上下蔓延,將縫隙堵得結結實實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隨后,像是接收到了神秘的指令,這些古怪的細小顆粒同時改變形態,竟然變成了他們所填補縫隙兩側,同樣性質的細胞!

    比方說,填補肝臟縫隙的細小顆粒,就變成了肝臟細胞。

    填補骨骼縫隙的細小顆粒,就變成了骨細胞。

    填補腦洞的細小顆粒,就變成了腦細胞。

    當所有改變統統完成,楚歌的身體煥然一新,簡直像是恢復了出廠設置般,和過去沒有絲毫不同。

    非但剛剛遭受“龍象壯骨丹”折磨的傷口,全都不翼而飛,就連過去半年瘋狂修煉積累的一些舊傷,連非常協會最先進的醫療藥劑加上震驚能量的增幅,都無法徹底愈合的,此刻,也統統不藥而愈!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琥珀像是早就知道自己的血滴擁有如此神奇的力量,她的臉上無悲無喜,雙手又回到了楚歌的太陽穴上輕輕摸索,試圖干擾楚歌的腦電波,讓楚歌進入深度睡眠狀態,“你的傷已經好了,現在需要休息,睡一覺吧,睡一覺就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楚歌怎么可能睡著?

    他的心底掀起萬丈狂瀾。

    不單單因為琥珀的血液蘊藏著如此奇妙的力量,更因為他想起了琥珀的血珠究竟像是什么,還有血珠中蘊藏的細小顆粒,那種如微型機器人一樣的工作原理,豈不就是——

    細菌博士剛剛給楚歌品嘗過的“龍象壯骨丹”——納米機械!
模拟投注软件